大学生下乡

我大学毕业已经有十个月了,在这十个月中,使我最不能忘怀的,是一位农村里的女人,她叫小娥,比我大八 岁,是我毕业分配前下放劳动的房东。在我下放农村的那段日子里,她一直对我问寒嘘暖的,不时地关心照顾我的 劳动和生活,在下放的几个月时间里,我与小娥后来发展成为一种体贴入微式的关系,这就使我对她更加思念。今 天我收到了她给我写来的平安信,看着小娥给我的来信,自己又想起十个月前的情景,不由得浮想联翩心绪难以平 静下来。   临毕业前,学校为了让我们体验复 […]

我干的处女大学生,也上了她的室友

我是上海一家信息网路公司派驻苏州分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因为苏州市场做的不错,总部在当地给我租了一套 公寓,配了一部车,虽然和老婆孩子不在一起,但苏州到上海来去还是很便当的,所以几年下来我也乐得一个人在 外地逍遥自在,可以无所顾忌地玩女人。我玩女人有一个原则,就是只玩良家女子,绝不玩妓女。虽然良家女子或 女孩搞上手要费点工夫,但我觉得最大的好处就是安全,我可不想玩妓女花了钱还弄不好染上病。   现在大学生毕业找工作越来越不好找了,所以公司每年都有很 […]

求求你放过我..再干下去会怀孕的

星期六下午,由于课外活动只限上午举行,大部分回来参加活动的同学都已经离开,学校内只剩下忙着的老师 和校工。   即使我回校是为了出席风纪队的聚会,此刻亦没有理由再留在校园里,所以我绝不应该大刺刺的在走廊出现。 我带着身后的少女,悄悄步上三楼。我们小心的越过走廊,心里希望不要碰到校工在清洁课室。我们走到角落,来 到一个杂物房面前。房间位置有点偏僻,所以只要我们安静一点,应该可以安心不被人发现。房间只有二百多平方 尺左右,只摆了一张桌子,我相信房间 […]

回忆大学操美女的经历

我是科大的学生,刚毕业,哥们谈论一下我的风流史,我是外表文明而内心淫荡的人,长话短说,我喜欢美女, 尤其那种外表文静,而内心却淫荡的那种性感美女,因为我外表英俊潇洒,所以干过的美女不少,我崇尚一夜情, 我的个头是1.86,大老二有18厘米,属于勇猛型的,被我操过的美女,都非常留恋我,更确切的说喜欢我的风流手 段再高中的时候我就操过几个,所以性经验丰富。然而让我最难忘的是大学的王璞,是让我最难忘的,我第一次见 到她的晚上,我就幻想着跟她^ 做** […]

女生宿舍里被干

大学的生活熬夜已经是常态了,早上起来已经很晚了,于是打扮了一下便往教室前去,其实学校今天也没什么课,只是无聊到学校晃晃,一进教室只发现几只小猫在教室而已其他要嘛就是去玩就是没来,只听见小凌说道:「小蕙过来帮我忙一下」,小凌正在制作校园海报,由于她是组长所以一大早就来学校制作,其他还有几位女同学一起制作,我当然顺手帮起忙来,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抓着我的屁股又捏又柔,我当场叫了一下:「啊!!」女同学们纷纷看我,小湘:「小蕙…妳怎么了呀?」,我回头一看咦 […]

邮递员与郑老师

大学毕业后,我四处求职未果,心灰意冷回了家乡。人有时候你得认命,这要比抱怨好,对于不可改变的事实,你除了认命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从第n 次简历被退回来时,我就觉着城市离我越来越远,刚上大学时候的激情早被现实的残酷消磨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就只有近乎机械的投简历,被拒绝,继续投,继续被拒。找工作就是个从人到狗的过程,如果说在学校还有一点所谓的自尊的话,那么现在如果能给我一份工作,我指不定会出卖什么。但是现实就是这样,当你发现自己已经变成狗了 […]

厕所里的吴老师

第一次进女厕所,规模跟男厕差不多,有4个间,俩米来高的侧璧,四个厕室底部都是通着的,一尺来高,可以看见人的脚。我蹲了起来看了看,只看见俩之脚在最里边的那间,心叫天助我也!轻声轻脚的走到了吴老师的隔壁那间,轻轻的放下马桶盖,垫着脚尖看了过去。   我的妈妈米啊,吴老师,吴老师她居然在手淫,上衣跟衬衫早就像俩边打了开来,乳罩滑到了大奶子下边,本来就硕大的乳房被奶罩拖的越发的大了起来,裙子和内裤早就退到了脚跟部。吴老师左手忘情的揉捏着她的大乳头,右手 […]

我把学长推倒啦

我最喜欢的是我的直属学长,他大我两届,称他是炮友有点对不起他,我比较想把他当成主人看待,因为我自认是他的玩物。我们的关系起于我大一时的的第一次家聚,当时学长大三。   那是星期五的晚上,家聚结束后,其他的学长姐各自离开,学长骑车要回学校宿舍,刚好跟我们女生宿舍同方向,于是学长就顺路载我回去。其实我当时就有一点想尝尝学长的肉棒滋味,学长并不能算是大帅哥,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应该说是斯文,他对我来说有一股独特的吸引力。我双手环着学长的腰,胸部紧紧贴 […]

勾引房东老头

我今年26岁,结婚两年了还没有孩子。我跟丈夫在南方的一个城市里打工赚钱,想着攒攒钱过几年回家买房子生娃。  老公平时是个老师木讷的人,但是人干活踏实,为了赚钱经常加班。所以到了晚上,我一个人真是闲饥难忍,没有个男人来「伺候」我,心里头真不是个滋味。我一个良家妇女,老公又在身边,也不可能满处找男人去吧!没办法,只能就在自己屋里象在老家偷看人家干事之后一样,用手在下身使劲的揉搓。一个烟鬼假如手边没了烟卷心里该多难受哇,就是地上一个大烟屁,他也得拣起 […]

酒吧艳遇人妻

几年前的那次艳遇,到现在还能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她是我第二个女人。在次之前,只跟女朋友做爱过。后来跟女朋友分手了,空窗期,虽然很想尽快有固定女友。但是,一想想,如果可以多些经验,不是很好? 那是一次出差,住在当地某一片四、五星酒店的区域。还好,外企嘛,待遇还可以。 晚上没事,就跑到酒店楼下旁边的酒吧喝酒、看球赛。其实从9点开始,一直到10点,估摸着都没啥。就是看球赛,喝啤酒。直到差不多10:30,球赛完了。人也走的差不多了。然后,就看到一个美 […]

我的嫂子

堂嫂丽琴的家在路边我有空就去她家玩,她刚生完小孩。身体很性感两个大奶屁沟很深,我天天想她一天我看她一人在家和她聊天,她说能帮我割点草么有什么酬劳。她说你想要什么?我开玩笑的说要你,她没说话,问我去么,我说去。我们来到田里,高粱已经很高拉,天很热,干了一会,她头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大片,汗渍使得她的衣服贴在了身上,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湿衣服紧紧地包住挺在那里这里的风俗凡是女人一经结婚,原来的姑娘保守防线就完全不需要了,结过婚 […]

【奸淫俏媳妇】

二十七岁的少妇禹莎是个新婚不到半年的美娇娘,她原本是在一家外商公司担任英文秘书的工作,但在几个月嫁给了与她相恋两年的工程师梅盛,照理说她们两人是郎才女貌、人人称羡的一对,不过禹莎却几乎是在渡完蜜月以后,便过着形同守活寡的生活,因为她丈夫梅盛忽然被他的公司调派到中东地区去当主管,而当时中东正是战火频传的危险时刻,因此禹莎碍于规定不能和丈夫同行,只能万般无奈的留在台湾独守空闺,加上同住的公婆又不允许她再回去上班,所以禹莎只好赋闲在家,过着表面优哉游 […]

拯救表弟的美妇

莫愁在灯下,轻解罗衫,柔柔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将她原本象牙般洁白细腻的肌肤镀上一层金边,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美丽,优雅,胸前的桃花刺青又给她添了一种神秘诡异的美,那刺青从锁骨纹起,一直到她的左乳上方,这枝桃花在她的身体上美不胜收,但对她来说,却是耻辱的烙印,每当她看到这桃花刺青便有刻骨铭心的痛楚。   莫愁生在一个声名显赫的家庭,为了心爱的男人,嫁到一个很远的城市,一年可以回娘家两次,冬天最冷的时候和夏天最热的时候,她的耻辱就在这个最热的夏天铭刻在 […]

培养妻子的淫荡

老婆的性感是被一点点地开发出来的,这不全归功于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 候开始,我们的社会不再谈性色变,而且一下子就积极起来,不管是什么杂志、 报纸上都有性的话题,侃侃而谈、夸夸其谈。   老婆和收发室的小姑娘关系不错,总是从她那里拿新杂志先看几天再给人家 征订的部门。从这些杂志上,老婆知道了很多她以前比较抵触的东西原来是正常 的:比如说口交啊、野外性爱啊、自慰啊等等。   「老公,你来看这个人写的,怎么这么……过份啊?」   这个夜晚和平时一样, […]

对面楼里的卧室春光

那还是几年前,我刚来深圳没多久,一直借宿在亲戚家,工作了有两三个月之后,我觉得住在亲戚家实在不方便,就想搬出去。也没什么钱,租不起小区房,也不愿意和别人合租,在朋友的帮忙下,找到了城中村的一间小套房:空的一间房,带有独立的洗手间和厨房,房间还带有一个大凸窗,可以晾凉衣服什么的。我觉得还行,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这个房子一点阳光都没有,四周都是被别的楼包围着。房东是个阿姨,可能有差不多五十岁吧,问了一下我的情况,得知我就是在附近上班的,挺爽快的说:靓仔 […]

干直播的老婆

朋友都叫我阿大,老婆也叫我阿大,老婆是一名主播,在一个不算正规的平台,老婆直播的时候用的是多汁妹,不过她的粉丝在直播间弹幕都叫她大波妹,就因为她那对36E的大奶子。阿妹很漂亮,身材也棒,可以说是前凸后翘,肤白貌美大长腿,每天我们都是裸睡,我对她的奶子或者白白嫩嫩的骚逼爱不释手,每天都要把屌放进她的逼里或者握住她的大奶子才能入睡,虽然我们经常有做爱肏逼,不过老婆的逼缺一直是那么粉嫩,因为老婆有时候直播的时候会打打插边球,所以老婆一直都是白虎,至于 […]

值得回忆的3P经历

今年的春天,在一个中午我跟老婆中午准备去吃饭, 觉得只两个人没什么意思,想再约个人,老婆突然提出让我把我以前的一个还保持来 往的女朋友约一起吃饭(之前她们俩见过几次,因为都是高个美女,相互也不反 感)。听她这么说,我当然不反对。 然后电话约出了前女友,我们一起到了郊区的一个小店吃饭,中途,无意间 话题说到了性,我也就顺便往三人行上引导,其间,前女友说想看我跟老婆做, 呵呵,我说:那人家也想看我跟你做啊。前女友说:我来例假了,还没有干净, 不行的 […]

无法平静

无法平静  一、发妻的巨变   家在眼前,可我真的不想回家,又不能不回家,我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争吵, 结婚六年了,女儿三岁了,曾经幸福的家,曾经充满欢笑的家,如今经常吵闹, 惹的四邻不安。   我是一名港务局的机修工,大倒班,上一天一宿,歇两天,妻子是幼儿园舞 蹈老师,我们同岁,都二十九。本来我们生活的很幸福,可自从她妹妹找了个大 老闆后,妻子慢慢变了,往日的温情不在,争吵变成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都 快一年了。   进入家门,妻子在看电视,抬 […]

丈夫去世后,公公就………..

丈夫去世后,公公就……….. 雪儿的丈夫约在一年前过世了。雪儿丈夫生前所服务的工厂与雪儿上班的地方属于同一条街。后来,由于机器发生故障,雪儿丈夫受了伤,送医治疗后不久便与世长辞了,邻近的人都以讽刺的口吻说︰「这下领了一笔保险金,日子可过得更舒服啦!」事实上,失去了丈夫的悲哀,绝非金钱所能弥补的,丈夫死后,雪儿变得更孤单寂寞了。雪儿与丈夫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这裡,雪儿们的婚姻生活相当美满、幸福。 雪儿丈夫的父亲--也就是雪儿的公公依然健在,但是据雪 […]

应召的大学女生

应召的大学女生 有一段时间沉迷于网路聊天,网友也见过一打。聊天的时候,我道貌岸然,一副正人君子的姿态,对网友怎麽能一下子就下得去手呢!交往个四五回,我没有那个耐心,更重要的是银子我赔不起。这样,还不如叫鸡! 正要断了打网友主意的念头,突然,一个想法闪过脑海。好!说行动就行动,我去匿名买了一部大灵通,一个手机卡,从一个搞通讯器材的朋友那搞到一个变声器。 又来到本市的一个聊天室,我把名字的性别改成女的,把名作改成美女公关陪聊,我不断打出滚动字幕:招 […]